m实验室1200-90.jpg

流水无意恋落花, 落花有意随流水

发布时间:2017-04-13 11:44|点击量:

 
 
我的爱情明天可否重来
 
男人还要不要野性? 面对强大的"剩女时代",回答是肯定的! 
 
     谨以此文献给: 经历了一番心路历程,最终恢复了野蛮本性的原本温情的男人们! 
 
                                 雨路梵音的作品 
 
题记: 昨夜海棠初着雨,数点轻盈娇欲语; 流水无意恋落花, 落花有意随流水. 
 
                                                            ----- 望你能恋上我的字!                      
 
 
    ***************** 夕阳下的我们,演绎的爱恋明天可否重来? ************************** 1 
 
    香格里拉就是那消逝的地平线, 那里的雪山是神山,也是圣山. 沿着滇川藏结合部上著名的“茶马古道”,就能进入的一个美丽神奇的地方。很久以来,我都爱着这块雪域高原. 
 
    值得一提的是,我一直以来之所以对香格里拉的雪山情有独钟,那全是因为那个美丽的大猫,香格里拉雪豹! 
 
    它有着厚厚优雅的皮毛,蓬松柔长的尾巴,浑身满布漂亮的黑色斑点和黑环,两只凶猛无比的眼睛仔细端祥起来也满是慈爱,那可能是由于它还没有遇到猎物的原因使然吧!小时候家里总养猫,冬天的时候都是在被窝里搂住猫儿睡觉,现在想起来真是美好无比的感受呢!所以当第一次在图片里看到雪豹,第一感觉就是是否有一天可以楼着它一起睡觉。 
 
    虎豹同属猫科动物,这多少让我有点晕,硕大无朋的凶猛野兽居然还是属于猫的,真是笑死我了。我一直听说有种香格里拉雪豹,那是王冠上的钻石般稀有和珍贵,几乎每一只都是无价的,要知道,现今的世界上,总共只有不到七千只雪豹! 
 
    在网路上忙碌了大半天,感到眼睛有点儿酸,抬眼从窗子望出去,只见百步湖平静的水面上已经泛起了晚霞,高大的晓寒山上的郁郁葱葱的树木也早已经掩映于夕阳的余辉之中,好像在那块儿窃窃地私语,又如同在演奏着那如诗般的名曲,这让我很是开怀,好久没有这样的心情了。这时,手机响了,是茜多打过来的,她是我的女友。 
 
    当茜多开着她那辆敞蓬吉普来到我的楼下停住的时侯,我看到一向俏丽的她正用一只手将额前的墨镜推上发际,很快,我们就上了绕城高架,直奔野生动物园而去,她爸爸就是那里的工程师兼园长,最主要的是那个地方前不久运来了一只雪豹。说了好几次了,今天总算她在百忙之中过来带我去看我心仪许久的雪豹。而她却是专程过来看我,因为,她说她想死我了。 
 
    平坦宽广的动物园草地上也有着高大的栎子树,而此刻我靠在吉普车的车身上吻着茜多,她薄薄而且透凉的嘴唇成了我的心爱,当两个人的舌尖缠在一块儿以后,我们都开始兴奋起来。茜多松开了我牛仔裤上面的皮带,褪下后开始吻我的下身。茜多属牛却是个豹女郎,我俩在一起的话大多是她占据主动,她不但迷恋我的字,迷恋我的心,更加迷我的身体,当然,于我亦然,在她的面前做爱,我的性幻想对像经常是那只长着一对大眼睛的雪豹。当我感到有如山洪暴发的感觉之时,就一把摁住了她娇小的身躯,撕去了她身上所有的衣衫。。。。。。 
 
    “宝贝,我真想去寻找香格里拉雪豹!”躺在草地上楼着茜多的时候我对她说道,她此刻正由于方才的劳碌而虚脱般地躺在我的怀里, 
 
    “茶马古道上的那种雪豹?”她问我 
 
    “恩,一想到它那美妙的眼睛我就有了一种什么都可以不要了的感觉” 
 
    “甚至于是连我?哼,你爱它胜过爱我!”茜多撒娇道,我顿时无语,是的,也许真的如此呢!----我暗自思量 
 
    “对了,告诉你,爸爸给我说最近他们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有一个合作的计划,就是找到雪豹野外实体然后给它套上无线电项圈,如此这匹雪豹往后若干年的生活轨迹就可以如数发送到上空的探测卫星里,收集到的数据用科学研究”过了许久,茜多忽然对我说,“我想让爸爸把这个机会给你!” 
 
    “真是太妙了,那就把计划改成就是针对香格里拉雪豹!” 
 
    “恩!”茜多肯定的点头中蕴藏了我所有的希望。 
 
 
    ***************** QQ官方社区聊天室的网友经过串联,我们决定去雪山!******************* 2 
 
    由于业余经常在QQ社区发表文章的关系,几个月前我在社区其中一个写作群义务做起了管理。这可是个藏龙卧虎之地,大家虽然不在一地,但总能感受到彼此的高深和敬意,所以当我的《重走茶马古道,寻找雪豹》的帖子一发,马上就有了回应。 
 
雨路梵音:诚征网友,展开朝圣之旅! 重走茶马古道,去追寻香格里拉雪豹! 
 
窑门姜:梵音要去丽江? 
 
雨路梵音:恩,是的。沿丽江往昌都的茶马古道去香格里拉的迪庆州,在澜沧江一带的雪山上,有一种豹子叫“香格里拉雪豹”,据说这是雪豹里面最稀有的一个品种,全世界不超过50只!我需要一名精通医术的兽医,一名摄影师,一名无线电专家。。。。。。 
 
Fl葬爱:千万别信梵音,茶马古道很恐怖的,随时都会要命的! 
 
吸雪单飞:梵音 你要去丽江.?我也想去! 
 
断雪:我先报个名!-------- 我很会摄影!曾经给陈冠希拍过照。
 
窑门姜:梵音,预我一份吧!我刚好是名宠物专家,也是个兽医,对付豹子嘛,有大家帮忙也一定行的! 
 
红鱼:我懂无线电!会编摩斯码呢!我要去。 
 
吸雪单飞:梵音大叔,你可一定要带上我!------ 我是名护士!你们会有需要的! 
 
萌芽:梵音,还有我啊!我来当导游!我就是学旅游的 
 
雨路梵音:单飞,你好小!你身体行吗? ------ 要签生死军令状的啊! 
 
吸雪单飞:体质当然好!不要导游.感觉像幼儿圆的小朋友.还要人带.   
 
萌芽:单飞是猪。。。。。。没有导游,等于死路一条!梵音,经费怎么解决? 
 
雨路梵音:本次活动经费有官方赞助 50 万元,但是要保证至少给一只雪豹带上项圈。 
 
Fl葬爱:我去康定等你! 
 
雨路梵音:真的吗?不许闪我哦 
 
Fl葬爱:真的!不过,那里全是那原始森林,没什么好看的 
 
雨路梵音:是吗? 你啥时候研究的啊? 
 
Fl葬爱:一个星期以前。以前看过那边的报道,像鬼一样,基本没艳遇的可能 
 
雨路梵音:只要能遇上雪豹就成!哈哈,干嘛要艳遇? 
 
Fl葬爱:我被你说得有点动心了!我也想去研究一下那个美丽的动物 ,因为我也是老虎 
 
雨路梵音:啊?你属虎? 
 
Fl葬爱:我就是86属虎的!如果这算是朝圣路上的话,饿的时候大有可能把你给吃掉! 
 
雨路梵音:佛日:心地无非自性戒,心地无痴自性慧,心地无乱自性定,不增不减自金刚,身去身来本三昧 ! 不大不小,非去非來;微塵世界,交映蓮臺。 
 
雨路梵音:在我心中,那里就是一块圣地! 
 
    窑门姜职业是名兽医; 断雪来自江苏,业余特别爱好拍照; 萌芽是刚刚大学毕业的学生,曾多次带团去过丽江与香格里拉,性格很富有激情; 单飞是名初中专实习小护士,只有十六岁,身体稍弱,但现在已经开始了体能训练; 葬爱是公司白领,来自广东,她负责收集各方面资料,做我的秘书. 
 
    一切准备完毕,大家都已各自制定了体能恢复计划,为期一个月,然后约定在昆明集中. 我随即将葬爱所做的详尽计划书发给了茜多. 
 
                        
 
 
    ********************* 我要埋葬爱, 要我原谅爱那是不可能!  **************************** 3 
 
    葬爱给我的感觉一直都是个男生,这次的聊天我无意中打开了她的空间,让我惊讶的是,她居然还真是个小女生,一位青纯靓丽的小女生。想起来不久前给她的一篇导读连接文取名是《性解放,请来得再猛烈些吧》,不觉让我感到些许脸红,当时,哪里晓得她是女生捏?她长着一对会说话的大眼睛,明眸善睐般地注视着我,就在那一瞬之间,就仿佛已将我的心夺了去,吸引住我的眼球随她转动,快有点读她千遍也不厌倦的感觉了。我由此也知道了她的部分身世。 
 
    葬爱四岁的时候,她的父母离异了.妈妈带着她改嫁了.但是,要命的是,继父有一种虐待的迹象,脾气暴燥,动不动就抓头发对她们母女一顿毒打。常常是妈妈抱着她哭了整整一个晚上。记得是十三岁那年,身体已然发育的她正在洗澡,继父与妈妈的吵架升级,他就一脚揣了进来,不由分说地把她推出了家门,任由她仅穿一条底裤在门外瑟瑟发抖。十六岁那年,妈妈终于把她送上了南下打工的火车。 
 
    城市里灯红酒绿比她想像中的还要繁华.然而这个城市并没有因为她的单纯而特别地倦顾她,在睡了三天火车站的天桥底之后,她找到了一家酒吧做领班经理的老乡,名叫贾仁,他带她进去做了服务生。一个月后的某一天,她如往常一样送酒水去酒吧包房给客人,她放下酒水准备离开.刚走到门口,却被一个黑衫男人随手拦住. 他就是老板. 
 
    她立刻感觉到了危险,感觉到眼前这个人的恐怖.她用几经哀求的眼神看着贾仁,可是他却懦弱地避开了她,随后竟然跟随着那些人全躲出了房间,房门被反锁住了。老板走过来开始对她动手动脚,她不顾一切地砸烂了包间里面所有的东西.看着满地破碎的玻璃,随手捡起了一块最锋利的往手腕上放去,一边大喊: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死给你看!也许是她的刚烈震慑住了老板,他摆摆手,放走了她。这一夜,她再一次地露宿街头. 
 
    费尽周折后,她终于在一家打字社安住了身。四年后,凭着自己的努力,当这家打字社的老板娘因故要回老家而准备转店时,她果断地把它给盘了下来,那一年,她刚好二十岁。 
 
    葬爱是个坚强的姑娘, 也是位纯朴的姑娘, 就这样, 一股由衷的好感从心间升起, 她于是在我心里留下了再也抹不去的挂念! 
 
    长话短说,元旦那天,我们一组七人终于在昆明会合了,最后到达的是单飞,看着她弱小的身躯背负着诺大的背包,我心里着实有些担心。 
 
    “子骏,到了迪庆后就去找野生动物救助站的贺所长,在那里你们会拿到三支麻醉枪和部分弹药!”从昆明临行前接到了茜多打来的电话,她已经给我们安排好了部分行程,“完成任务后,我在香格里拉等你!”她最后对我说道。 
 
    香格里拉有座爱情山, 这也是茜多告诉我的, 我们约好在那里会合. 
 
 
******************************  人在贪婪面前大都会原形毕露 ! *************************** 4 
 
    当有些精疲力竭的我们抬着像是灌满了铅的双腿往前推进的时候,已经是第七天了,我们还是没有看到雪豹的影子,这种让人惧怕和敬畏的猫科动物,就仿佛从人间蒸发了一样,高大的雪山下布满茂密的灌木与参天的原始森林,我们走进来已经七天了。 
 
    研究雪豹也是窑门姜的毕生的爱好,葬爱充当我的助手,断雪与红鱼睡一个帐蓬。能够去亲身体验世界上速度最快、以力量与迅速而成为死亡杀手的雪豹,这是一次冒险,但对大伙来说同样也具有诱惑。 
 
    当初的动力已所剩无几, 最可怜的要算单飞了,  她本就弱小, 虽然大家轮流替她背行李, 但她还是明显地走不动了.中午大家照例找地方停下来休息,同时兼用午餐, 这次的行程看起来非常的不妙,从前天开始,指南针似乎开始失效,从营地出发进入这片森林时时,该死的红鱼又忘记了带上卫星定位设备,这意味着我们将不得不断地在路上用石块作着醒目的标识,以免返程时找不到森林的出口。 
 
    摄影师断雪有些烦燥,最初他对旅程的安排欣喜若狂,尽管他早有准备,可是进入森林后的日子还是远远超出他的想象,艰苦不堪。 
 
    “梵音,接下来我们还要这样漫无目的的寻找那该死的家伙吗?” 今天他这已经是第三次过来问我了. 
 
    我没有吭声,从随身的包里摸出一合烟, 点上一根. 眉头依然紧锁,似乎都没有注意到断雪的话。 
 
    葬爱看了看他,平静地说道:“雪,  稍安勿燥!  找到它才是我们这次来的目的。” 
 
   “那好吧,我去那边的那边去拍一下雪山!”断雪想了想,拿起相机朝那边走去。 
 
    葬爱坐在我身边问道:“梵音,雪豹是不是故意躲起来了?” 
 
   “宝贝,这次的确有点奇怪,但我想我们会找到的。” 话音刚落,不远处的无线电男红鱼惊叫一下。我俩忙向他看去,只见红鱼正表情痛苦痛苦地握着自己的小腿,弯腰几欲倒下去.。 
 
   “怎么了,红鱼,出什么事了?” 葬爱高声问道。 
 
   “该死,被一条蛇咬了一口!,很疼的。” 红鱼颤栗着说。 
 
    听见这话,我和葬爱马上奔向红鱼,才刚到他身边,就看见他便摇晃着倒下去,葬爱伸手去扶已经来不及。 我看了看他脚上的伤口,两个很深的红色印记, 窑门姜 这时也赶了过来,看后摇了摇头黯然道:“这是高原森林里最历害的烙铁头咬的!" 
 
    我知道,这高原烙铁头属于世上五大剧毒蛇之一,给它咬上一口,必死无疑.看着躺在地上的昏死的红鱼,我似乎还能听到草丛中它离去的忽忽声. 
 
    一种恐惧平地而生,单飞开始吓得在哭泣.只有窑门姜很沉静地开始用铲子挖坑。几个人安葬好红鱼,便准备动身。葬爱忽然问道:“断雪呢?还没回来?” 
 
    于是我们朝断雪说去拍雪山的那片高地方向走去,顺着高地望前方望过去,可以清析地看到白雪皑皑的雪山垭口. 但是,我们发现除了遗落在地上的相机和一只鞋,却看不到断雪! 
 
    “雪豹”我大声叫道。“一定是雪豹!”一股股恐惧陡然般升上我们的心头,大家连忙戒备起来。 
 
    “它刚吃饱了,会有一个休息时间的,这是我们的机会。”窑门姜慢慢道。 我看了看他,才发现自己居然没看出他是这么的沉着冷静。窑门姜应该是城俯极深之人,我暗自思量,同时一股不安的感觉也伴随着我,我感到了一种不祥.它应该还在附近,并且看起来应该不止是一条! 
 
    我们沿着高地旁的灌木丛慢慢搜索,忽然看到一个硕大的岩洞里毛蓉蓉的东西一闪,萌芽眼尖,一眼看到,不禁一阵惊喜,捉住这条雪豹,也许就将会有数不尽的荣誉向他飞来,为了这一天,他也暗自研究雪豹已有好几年了,想到这里,他忙端着枪冲至洞穴边的一大片矮林子边。 
 
    “萌芽,快退回来!”我扫了一眼那排茂密的灌木,居然看到了其中微微的颤动,觉得有些不妥,忙喊,却为时已晚,一条白色巨大的身影一闪,疾风般地迅猛,一条生猛的雄性雪豹已经扑上去咬断了萌芽的脖子,并迅速把他拖进岩洞里,不见了。我转头向葬爱和窑门姜说道:“做好准备!” 。正当我们在洞前方的大树后面边一筹莫展时,忽然洞中一声大响,一个身影扑了出来。 
 
    “啊,萌芽”单飞看见眼前的景象,不由得吓呆了。出现的果然是一条凶猛的雪豹,它的嘴角还在往下流着鲜血,显然饿极了,敏捷的窑门姜射出了第一枪. 
 
    我们用的是当今世上最历害的麻醉枪,击中猎物后能在数秒中之内让它失去活动能力. 
 
    当第二只雪豹冲出来之后,我果断地开了第二枪. 走进岩洞内的我们震惊的发现,一条吓得瑟瑟发抖的小雪豹正躲早角落紧盯着我们! 
 
    我与窑门姜麻利地完成了套置项圈的工作,时间很紧,这让人闻风丧胆的家伙随时会苏醒过来的. 小雪豹还小,不能带,要放了它.一切完成, 我招呼大伙眼赶紧离开此地. 
 
    这时,我猛然看到,正跑向我身边的葬爱一惊,转过头,只见窑门姜正拿着一把枪对准我们。 
 
    “门姜,你疯了。”我瞪着他。 
 
    窑门姜大笑,“梵音, 我跟着你们来到这里的确是疯了,不过现在我没疯." 我倒吸一口凉气, 我原先的错觉得到验证, 他果然隐藏得好深. 
 
    "把小雪豹装进这个箱子," 他挥着枪向着我们命令道,"我猜想这应该是目前捕获到的世界上最昂贵的雪豹吧.”一边说着,他举着枪,拎着箱子向我们走来。 
 
    死一般的寂静中, 我缓缓接过箱子, 并把箱子打开,向着那头小雪豹弯着腰走过去, 它还小, 我应该能对付得了它, 何况此刻窑门姜还正拿着枪指着我. 
 
    说时迟, 那时快, 在不知哪里传过来的一声动地雷鸣般的怒吼中, 这时只见一条巨大的长鞭横扫过来,击中单飞的腰部并扫掉了窑门将手中的枪,那尾梢正抚我的面而过! 雌雪豹不知啥时侯已经苏醒,随着清脆的咖崩声响, 窑门姜的脖子已经被她咬断, 她随即拖起窑门姜的躯体如纸鹫般飘起,迅速消失在森林的远处! 而紧跟在她身后的俨然正是那只小雪豹! 
 
    “人在贪婪面前大都会原形毕露.” 葬爱看着眼前的一幕,轻轻道。 
 
***************************** 我要把贪婪的你踢下悬崖 **************************** 5 
 
    单飞挨了雪豹尾巴的一记重击,此刻正躺在地上,当我抱起她来,无限的痛苦在她脸上立码涌现 ,我听到了骨碎的声音,这姑娘的腰部脊椎骨显然已经碎了,她活不了多久. 
 
    "葬爱姐姐, 我要死了!" 泪水顺着她清秀的面颊往下留, "大叔, 我......" 
 
    "宝贝, 有什么话就说吧!" 
 
    "大叔, 你能亲亲我吗?" 
 
    ""能!" 我知道这是小姑娘的最后一个心愿, 接下来我轻轻吻了吻她的面颊, 这时的单飞的双手猛然用力, 缠紧了我的脖子, 紧贴住我的脸, 她在我怀里死去了. 
 
    埋葬完单飞后, 我与葬爱迅速收拾好行馕, 顺着我们来时做好的标记向着来路摸去, 要尽快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 要不然饥饿的雪豹说不定会跟踪而来, 我们需要尽快地回到营地. 
 
    也许是累了, 也许是一路上看到太多的死亡, 我觉得自己开始变得异常烦躁, 葬爱却显得无比坦然. 
 
    雪豹的矫健的身影和生猛的个性给了我无限的震憾, 它们身上的那种原始的野生性成了我心中的图腾, 它就像是一剂心灵的热辣鸡汤,  从我的头顶灌入, 沁入于我的心扉, 我猛然觉得自己也已像那高原的雪豹一般, 身上立码充斥着了霸气的野性. 
 
    往原路急奔了两天后,  这天的黄昏将至,  我们在一个坡地的大树旁安下了帐篷,  真是太累了,  需要提早修整. 
 
    " 梵音, 你去帮我弄点火, 我想洗个澡!"  葬爱把行军用的铝水壶装满水,在我刚升起的一堆冓火上烧水, 我反着支开一顶单人帐篷,此刻它变成一个可以装水的小浴缸. 
 
    "梵音, 你一边凉快去! ------- 不许回头看呵!" 
 
    我坐在一块高大的岩石上面, 凉风不断地抚打着我的面, 凭感觉, 要下雪了, 如此我们接下来的路就会更加艰险, 就并一定还能走出这片雪山.  风中传过来的女人的体香刺激着我的灵敏的嗅觉, 不禁回过头来. 我看到葬爱成熟的身体在冓火的映照下显得就像是往下流着蜜的樱桃, 瀑布般的秀发湿麓麓地从帐蓬里飘出来. 我猛然间心头升起了一团欲火, 这让我难以自拔, 更难以按耐, 我觉得忽然之间我变成了一头野兽, 不, 是一只香格里拉雪豹, 于是我直冲下去, 一脚揣飞了帐蓬, 在葬爱的惊呼声中我把她紧紧地揉进了我那火热的身体, 疾风骤雨般地享用着她娇美的身体. 
 
    葬爱身上不断流出的血吓醒了我, 当我垂头丧气地坐在一边抽着闷烟而不断懊脑之时, 她咬着嘴唇狠狠地向我说道: "你真该死! 人家来例假了!" 
 
    天上 果然纷纷扬扬下起了雪, 并且越来越大, 很快, 厚厚的白雪就掩埋了来时所做的一切标记, 在一个有五六十米的悬崖边上, 我们彻底迷失了方向. 
 
    "你哦, 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害人精!" 我坐在背包上,  葬爱以双手环抱着我, 脸蛋儿帖紧我的肩, 而我双眼密茫地正注视着纷扬大雪中的远方 
 
    "你只属于我的! 但你太可怕了, 我怕我以后还是没有安全! 所以......."  葬爱的脸上忽然升起了无限的关爱, 然后她手脚并用, 一下子将我揣下了悬崖! 
 
           *****************************   大结局 ********************************** 
 
    崖底超多的矮灌木救了我的命,以至于我摔下去以后竟然毫发未损. 雪还在不停地下着, 已经是第八天了. 我背包里的干粮还有不少, 所以生存下来我并不担心, 而经过这八天来的不断演算, 我精确计算出了目前自己所处的位置, 以及来时的具体方位, 没错的, 就等这雪一停, 我就去寻找爬上断崖的道路, 只要能在这儿脱身, 我绝对找得到出发的营地! 
 
    求生的本能让我心中升腾起无限的希望, 而对葬爱的牵挂却不断地揪扯着我的心, 都能够扯出血来. 无疑, 是我害惨了她!  我强奸了她, 让她的世界一夜之间坍塌了, 于是她就把我踢进了悬崖.  这是我罪有应得,  我一点也不恨她.  相反, 要命的是我发觉,  我是那么的爱她!  她现在怎么样了? 
 
   " 音哥哥 !  你还在吗?"   此刻悬崖上面传来一把女声,  那是葬爱!  紧接着我听到一声大响,  天哪!  是葬爱连滚带爬地跳了下来! 
 
   在香格里来的爱情山上,  面朝夕阳坐着一男一女两个人影,  此刻在好看的晚霞中,  微风中还飘落着点点的雪花.  茜多在女伴的搀扶下, 此刻目光如炬正紧盯着着远处的两个男女的背影,  不一会儿,  泪水就淌满了她的面颊. 
 
   这时,  只见爱情山上的那个女子轻轻地在男的背后跪下, 从男人的后面双手环抱, 紧紧的,  她并且缓缓地将脸紧贴男子的左肩, 而男子就如同铁塔般稳定.  随着雪白的雪花渐多地落于他们身上,  他们都变成了汉白玉雕像般好看,  只是一个高大雄伟,  一个娇小婉约,  充满阴阳! 
 

共青团中央白小姐中特玄机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白小姐中特玄机   |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  客服电话:010-3265684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