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实验室1200-90.jpg

世界上最美的文字来书写女性的青春梦

发布时间:2017-04-13 11:45|点击量:

 
引言 : 这是一部少女青春片, 家住北方的女生读完后肯定会于此找到熟悉的感觉 !我想用-
 
       世界上最美的文字来书写女性的青春梦 ---- 还有那青春的泡桐!-
 
 
题记 : 昔日的操场下了冬天的第一场雪, 在那白雪披盖的第七棵泡桐树下, 埋葬了 -
 
                                我们的青春梦 ! -
 
 
                                                                                                                         ---------- 希望 您 能恋上我的文字 ! -
 
 
 
**************  聊天室里初识的 三陪女, 竟然是我高中女友 ! ************** 1 -
 
 
       今年下的第一场雪的时侯, 我提前回到了阔别了几年的 父母亲老家. 一来是我刚刚经历过的一场婚变让我忽然牵挂起了 曾几何时不那么牵挂的父母亲; 二来也是很快就要过春节了, 于是给头儿请了早假, 大伙在给我饯行的时侯, 免不了嘱咐我回来时别忘了捎几箱好酒回来----还有那让人流口水的酱板鸭 ! -
 
 
    家里的老房子几年前拆了,建起了电梯房, 妈妈加了些钱, 在原地\原方位 要了套四居室 ,楼层是二十. 于是在我家阳台上就可以轻易将我的母校和那个大操场看个一览无遗. 那里现在还保持着十多年前的样子, 没有多大变化. 就是不知道那操场边的一排泡桐树林是否还在 ? -
 
 
    记得是飘飘高中毕业前的那年冬天, 天上也象今天一样飘着雪. 大二寒假, 我刚离开广州中大校园回到家的第二天, 飘飘早早就来约我下午去见女粉丝 ----- 是她高三(七)的一帮女生要见我 !   -
 
     -
 
    从初中到高三毕业, 我都属于那种内向加腼腆类型的孩子 .一米八的个子, 白白净净的面皮, 笑起来左边脸上居然还会象女生那样有个小酒窝 ! 加上从小受妈妈的影响, 我有洁僻. 大一暑假的一次同学聚会上, 和飘飘相识并确立了恋爱关系. 她是我一高中同学的妹妹,当时在读高二, 比我低两级. 飘飘后来给我说, 她居然早在初三的时侯就爱上了我 ,因为, 她和她的同学 一致认定 :我长得就象动画片 ! 天哪, 现在的女孩子一定是从小条件太好 ,吃人参吃多了----- 太早熟 ! -
 
 
    昔日的操场下了冬天的第一场雪,白白的, 纯纯的, 很是可爱. 由于是新雪, 踏上去的时侯雪面上就会发出楸楸的声音, 这让五位正处花季的青春少女 听起来也就象钢琴上面奏着的名曲一样动听, 于是,就在这美妙的曲子的伴奏下, 她们将手儿背在身后, 纷纷都象踏上了舞步, 忽儿又将双臂水平展开,作飞翔状, 向前方嘻笑着追逐. -
 
 
    在远方操场的尽头, 是那一排 刚毅挺拔/挂满了雪花儿的泡桐树. -
 
 
    "你 到那旮旯 躲着去 ! 不许看 ~~~~~ ",  她们在第七棵泡桐树下忽然停了下来, 齐声向着后面跟上的我呼唤道. 我远远地停下, 转身, 肩膀上扛着一把铁锹. 这帮姑娘们肯定是有啥私密的事情, 不好让我一介男孩子看到 ,我心里如是想. -
 
 
 
    穿着淡黄色羽绒衫的是 雨馨; 紫色风衣和项上 缠绕淡紫色纱巾而迎风伫立的 正是飘飘; 淡草绿色短大衣/淡兰牛仔裤的是茜多, 她个子高挑, 双腿超长, 很像模特; 一袭白衫白裤的女孩子是爱雪, 她家离这个城市好远, 住校的 ; 豁达宽厚的晓倩穿着红色紧身过膝羽绒外套 ,她和爱雪一个寝室, 也是在住校的. -
 
 
    ( 注: 五个女孩每人一种色彩, 你喜欢哪个 ?  -------   雨路 ) -
 
 
    她们此刻变得凝重 ,不再说话, 紧紧地围在一起, 相互面对着都低下了头, 双手合十 , 最后她们全都闭上了美丽的眼睛. 从远处望过去, 只剩下她们各自的长发在微风中飘动, 长发下都是迎风伫立/开始显露女性本色的青春侗体.  静静的几分钟过后, 我看到她们开始很专注地分别从自己身上用小剪刀剪下了一屡秀发, 再用橡皮筋很小心地把它们扎好 !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萌萌让我从家里扛个铁锹来这干嘛了----- 这个该死的飘丫头, 有弄成这个样让我去见粉丝的吗 ?! -
 
 
    当我用铁锹给树下的坑填上最后一铲土的时侯, 姑娘们纷纷上来踩, 直到踩得都很夯实, 那里面埋了她们的青丝 ! 后来, 我有时侯想, 现在的网上 ,80后\90后们经常说的 " 踩踩 !" 应该就是这么来的吧 ?! -
 
 
    " 我刚刚吃了一口雪 ! "  茜多轻声叫道 . -
 
 
    最后我从远处又弄来新鲜的雪, 让那第七棵泡桐树的下面又恢复得象以前那么白, 那么新 !  她们彼此拍拍掌, 齐声向着对方娇声嗔道 : " 我爱你 ~~~~~~~~  !   加油 ! " -
 
 
     泡桐是生长在北方的一种青春树, 每当春天来临的时候, 它都能象少女的青春一般, 疯长不已. 那一年, 在那校园操场边的第七棵泡桐树下第一次地埋藏了五个少女的青春希望, 她们当然期望她能在春天来临的时侯也能和 青春树一起疯长. 那一年, 在那第七棵泡桐树下, 飘飘向我献出了少女的初吻, 淡淡的, 甜甜的, 是的, 这就是初吻的味道 !  那一年, 我们在树下依偎着望着远处的两条铁轨在天际变得重合而指向的远方 ---- 那是我大学的方向, 那个遥远的南方 , 她缓缓给我说道 : 三年后我要去找你, 音哥哥 ! -
 
 
    可能是前一天晚上睡得太多的缘故, 半夜了我却没有一丝睡意, 心里总感到若有所失一般,做什么都没了心情 . 新闻说近段时间内都会有中到大雪  .很是奇怪, 曾经久违的有雪的冬天\有雪的味道仿佛悄然来临了. -
 
 
    当我打开电脑的时侯已经是快夜里12点了. 无聊地搜索一番, 看了条花边新闻, 说江珊 和高曙光居然离婚了, 这让人跌破眼镜. 高曙光那还是我的偶像呢! ------ 小伙子长得特有型, 硬汉形像, 和于荣光一起, 我管他俩叫中国男人双剑客.  据说和江珊离婚后, 他和她还像要好的朋友一般, 并在圈子里传为佳话. 恩, 是条汉子 . -
 
 
    系统里传来几声咳嗽声 , 一个女生要加我.  三个耳钉, 一看这名我就感到有点儿那个. -
 
 
" 帅哥 ! 需要陪聊吗 ? " -
 
 
" 啊 ?! " 我一下没反应过来, 怎么, 网上也有这种服务吗 ?   -
 
 
" 我还可以提供上门服务的 !  "  我明白了, 这是个三陪女 .打开她的 ID 查看, 寥寥数语, 只看到是当地的 . -
 
 
" 能先看看你长得怎么样吗?  " 我心里很好奇, -
 
 
" 恩 ! 你等等 !" -
 
 
     对方发过来视频请求, 等我接通后, 一张很面熟的女人的脸显了出来. -
 
 
     女人大约三十岁左右, 或许要更老一些, 眼梢已经隐现了 脂粉也盖不住的 些许皱纹, 化着较浓的妆, 眼睛含情,似笑非笑, 透着淡淡的仓桑. -
 
 
    天哪 ! 我大叫一声, 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这个女人我太认识了 !  她居然就是我初恋女友 ------ 她是飘飘 !  绝对没错, 就是烧成灰我也能认出她 ! -
 
 
图片 -
 
 
******* 看着雨馨所遭历的残忍的家庭暴力, 我向那个臭男人轮起了拳头 ! ******* 2 -
 
 
     " 你想不想 也看看我是啥样 ? "  稍微平静下来后, 我决定见她 !   -
 
 
    真没想到, 分开十多年后,我和她将是以这种方式再见 . 她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又会过上这样的生活 ?!  太多的问号萦绕着我, 见她, 然后弄清楚这种有点戏剧性的场景是怎么一会事 ! 一边想着, 一边打开了我这边的视频. -
 
 
     我将视频发给她看后, 起初她并没有一下子认出来我, 我想她一定是有钱的男人见的多了, 等到我敲出 " 飘飘 !" 两个字以后, 她一下子楞住了, 紧接着她开始变得大惊失色, 发过来 " 对不起 !" 三个字的同时, 就急忙下线了. -
 
 
    初恋的女人是男人心里一辈子的痛 . 一个男人一生付出的真爱只有那么一次, 他总是将这个女人深深地装在心底, 后来的女人也只有在他的比较中进入他的心里, 但却永远也占据不了他的那个心底 !  飘飘就是装进我心底的那个女人.  印象中很多年前她是告诉我她嫁到了深圳, 随后就去了日本. 记得也就是在那一年, 残酷的现实击碎了我的青春梦, 我之后就自甘堕落, 我放荡不羁, 心想着这辈子就别指望能再有女人能第二次俘获我的心. -
 
 
    当一阵心酸涌上心头的时侯, 我却陡然增添了无比的使命感, 老天真的会作弄人 , 竟然安排这样的时间, 这样的地点让我来和她相见 !  我看到她的 QQ 是和手机捆绑的, 于是就发出了一条请求信息给她, 并且告诉了她我的手机号. -
 
 
    接下来的几天里, 我的心情很差, 没有一点儿心情, 也没了一点食欲, 就象生了一场大病那样, 除了睡觉, 还是睡觉, 搞到妈妈也都跟着紧张地要命. 这一天的黄昏, 终于收到了一条短信, 是她的 : 晚 八点, 虎踞路真锅咖啡厅 见 !  我抬头望过去满目如血的残阳,  忽然感到了隆冬夜暮降临前的那份寒冷, 真的象可以透进你的骨子里去一样. -
 
 
" 你都明明是大姐了 , 怎么还去扮小姐?! " 一见到她, 我没好气地披头盖脸地骂道 -
 
 
" 请不要给我说这个 !  要不然, 我走了 !" 本来我准备见到她就狠狠地煽她几耳光的, 但当我看到那曾经让我魂牵梦绕的她和她瘦小的身体时, 我却怎么也下不了手. 她今晚没化妆, 如此我反而觉得她年轻了许多, 身材还是象以前一样高挑瘦削, 除了原先的披肩长发现在盘了起来以外, 她和她十八岁时好象没有什么区别. -
 
 
" 三个耳钉......那个在哪里啊? 你脸上不就两个吗? 难道在肚子上 ?!" 我依旧十分尖刻 -
 
 
    她摸起手包站起来就走, 也不在和我说话. -
 
 
" 飘飘 ! " 我拉住了她的手, 苍白和冰凉 , -
 
 
" 不许再和我说这个 !"  她轻声说道, 我只好痛苦地点点头 -
 
 
" 好吧 ! 你就当是我啥都没说过, 行了吧? !" -
 
 
" 你弄得我好疼 !" 她将手挣脱了, 这时我才发现, 我倆站在过道里僵持中, 我的手力道太劲太猛了, 都把她的手都掐出了血丝. 周围有零星的顾客也在好奇地注视着我们. -
 
 
" 我只劳动, 从没象你想象的那样 卖身的 ! " 坐下后她幽幽地对我说道, " 从不 !" -
 
 
" 你不是去了日本 ?  这是怎么回事 ?" -
 
 
" 我再给你说一遍, 今晚不要跟我说这方面的 !  我来...只是想看看你! " 她的眼圈红了 -
 
 
" 我很好 ,你看,我难道不是很好吗?>" 说真的, 我不想让她哭, 我更怕见她在我面前哭 ! -
 
 
" 是的,"  她轻轻叹了口气, " 你还和以前一样帅 ! " -
 
 
" 她们都还好吧? " 我这时把话题岔开了, 她还和以前一样, 她不想讲的哪怕你撬开她的嘴她也一样不会说的, 这是个有泪都想往心里流的女人, 她是坚强的. -
 
 
" 谁 ?" -
 
 
" 爱雪 和茜多 她们 !" -
 
 
" 爱雪, 我已经有多年没她的音信了 : 茜多住在江东门的别墅 , 晓倩病了, 很历害." -
 
 
" 什么病 ?" -
 
 
" 乳腺癌 "  在我良久的沉默中, 我从飘飘那里知道 一些茜多 ,雨馨和晓倩的事情. -
 
 
     雨馨从卫校毕业后托人进了市中心医院, 夜班护士 , 结了婚, 老公是个的士司机. -
 
 
" 她经常被她老公打 !  还打得很历害. " -
 
 
" 为何 ?  怎么了 " 我急切起来 -
 
 
" 她老公是个酒鬼, 只要是休班就会喝得大醉. 再加上雨馨上夜班比较多."  我心里逐渐明白了. 这个人渣居然还能是个司机 !  见鬼, 谁坐他的车都会倒霉 !   -
 
 
" 打老婆 ?! " 我恶狠狠地说道, " 要是给我撞上, 看我非剁了他不可 ! " -
 
 
" 雨馨一开始都是忍, 硬扛, 没告诉我们, 也没告诉父母亲. 他爸妈身体都好差 !" -
 
 
" 后来实在受不了了, 叫人找过他, 好不了, 也没用. 她也想过离婚, 但他死活不肯. 唉 ! 雨馨就是太磨箕了, 过得不是人过的日子!" -
 
 
    我们陷入长时间的沉默, 想着那个喜欢幻想的雨馨, 现在被打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心里隐隐作痛. 就在这个时侯, 飘飘的手机响了, 我听到里面一个女人悲惨的哭声. -
 
 
" 是雨馨 !  他又在打她 ! " -
 
 
    我二话没说, 拉起飘飘就往外跑, 差点都忘记买单. 接下来就发生了两个男人的战争. -
 
 
    这是个五短身材的男人, 面皮倒也白净, 满口喷着劣质白酒的臭气. 就凭他这个鸟样, 怎么能配得上雨馨, 我心里想着. 男怕入错行, 女怕嫁错郎, 这回, 是雨馨彻底地错啦! -
 
 
    我上前一把拉过雨馨, 回身把她交给飘飘.  这个男人没醉, 他那是装的, 王八蛋, 发酒风而已, 这个骗不了我, 如果论喝酒, 三个他我也能把他们给喝趴下 !   -
 
 
    男人把我叫到院子里去, 于是在暗地里, 就在院子的水泥地上, 我和他打了起来. 我朝他的脖子上狠狠揍了两拳, 男人很墩实, 没有倒下, 这下我明白免不了要有一场鱼死网破的撕打了. 他扑上来一拳打在我身上, 又用左拳封了我的右眼角, 我只觉得天地摇晃, 金星直落. 北方汉子身上都有的野性一但发作起来, 那就是很吓人的. 记得在上海, 我经常见到两个上海男人在那逗嘴, 互相磨拳擦掌的示威, 可到最后, 谁也不敢真正轮起拳头 !  我又一次狠狠地挥起了拳头, 击中了他的下巴, 他扑上一把抓住了我的上衣, 扯下了我的衣袖. 我瞅准机会, 仗着个子高大的优势, 往他耳后打出了致命的一拳, 接下来我又一把把他推倒在地, 就象鸭子听雷/蛤蟆跳井 ----- 扑嗵, 男人跪在了地上, 然后就结结实实 地 趴下了. 我拉起飘飘和雨馨就往外跑,  西装上衣已经没有了衣袖 ! -
 
 
******* 我项上戴的是值十五万的钻石项链, 可是我一点 也不快活 ! ******* 3 -
 
 
    晓倩和茜多原本是在同一间公司上班, 晓倩跑业务, 茜多做文员. 日子很累很辛苦,薪水也不多. 茜多总是不够用, 爱打扮, 晓倩总是省吃俭用, 很少花钱. 不知道她把工资都给了谁. -
 
     在一个下午,  她倆觉得走累了一起坐在四牌楼广场的大理石凳上休憩,  这里是这个城市最好的购物场所, 也是本地人常来的地方, 华灯初上的街道上林立着各大品牌专卖店. 她们望着华灯里的大堂中摆的价格吓人的奢侈品, 茜多的眼中在发着少女的光, 病囡囡的倩的眼中 满是不惑. 两个姑娘一边在吃着 冰激淋, 一边在在讨论以后该嫁谁 的问题.   -
 
 
     当然了,茜多一直以来也猜不透倩的心思, 隐隐感觉她总是需要 一笔钱, 但也并不是怎么太大数目的钱.  茜多来自一个下岗工人的家庭,  上中学的时侯,  在春天就经常站在自家阳台上,  怔怔地看着阳台外面的那几棵泡桐树, 上面现在开满了紫色的话, 那花的香气透着淡淡的青春气息, 不时有风度翩翩的蝴蝶和无厘头的麻蜂光顾.  茜多属于那种理想并不多而整天想着以后能过轻松日子的丫头. -
 
 
     几个月后, 茜多出嫁了, 并没有举办婚礼.  自那以后, 倩就很少见到她了.  据说, 她是嫁了一商人, 台湾的. 也许就是一只金丝雀吧? -
 
 
 
     倩之后又换了一家公司,  她总是那么劳碌, 好象总有永远做不完的工作在等着她挺着自己并不那么有力的瘦小身驱去做一样.  她来自一个农村家庭, 据说家里还有一个妹妹, 一个大弟弟.   -
 
 
    三年后,  她们终于又再次见面了,  还是在四牌楼广场.  茜多变得更漂亮了,很像个女人了.  手腕上戴着对面李瑞麟大堂中 摆放的那种钻石手链, 项上戴的也是. 就连脚上的小脚炼也来自那里的周生生珠宝金行.  但她的眼神却早已失去了少女的风采,  迷檬而且易碎. -
 
 
    我过得一点也不快活 !  当见到女友时, 她直接就这么说.  每天就象鸟笼中的金丝雀一样, 吃了睡, 睡了吃.  男人早出晚归的, 并且经常也不归.  往往每当清晨,  当她醒来的时侯,  总是在第一时间寻找她晚上放在枕头边的那束散发着幽香的泡桐花,  这已经成为了习惯,  每天晚上她都会特意在小区里的泡桐树上叫人帮她菜上几束最新鲜的泡桐花. -
 
 
    长期一来,  经常她看到的是,  是那束已被压扁了在身下的那束泡桐花.  这时她才能感受到, 她的男人早前一天晚上来过 ! 因为, 是那个男人压扁了她的泡桐花. -
 
 
     你呢? 倩 ! 过得怎么样 ?    茜多扬起头问 晓倩, 这时, 倩看到的是茜多微微浮肿的眼泡,她的眼神就仿佛她已经死过了一样. -
 
 
    倩在这三年中明显地变得又黑又瘦, 21 岁的少女, 从外表上来看却已经象30多了. 但她的眼神中却充满了自豪和胜利的光芒. 弟弟在她的资助下, 上了大学,  几年前就卧病在床的父亲有了救命的药, 已经可以下床了. 小妹也在读农村的小学了, 母亲天天也是早出晚归地打理着自家那几块贫脊的地, 总希望多种出一些庄稼来.  原来, 这个贫穷的大家庭是有那么多的不幸, 是有那么多的事情, 现在全落在了她们家的两个瘦弱女人的身上, 一个是母亲, 另一 个是女儿.   -
 
 
    当茜多开着车眼中沁着泪花往回走的时候,  已是华灯初上的夜了,  她在嘴里一边喃喃地叹着倩, 一边在喃喃地怨着自己 ----- 怎么就跟一块撒上香水的行尸走肉没啥区别. -
 
 
********* 在除夕的暴竹声中, 她一家人终于结束了苦难安祥地去了天国! ******** 4 -
 
 
    北风忽紧忽慢的呼啸声中,让人寒意顿起,空气里,俨然可以嗅到爆竹的味道了。 -
 
这只是一个小酒馆,甚不起眼地座落在城乡结合部,最里面的一张桌子,坐着面对面坐着 两条汉子,桌上摆着几样精致的小菜, 油爆花生米 / 嫩韭菜炒鸡蛋 / 辣子芹菜炒肉丝 / 宫爆鸡丁,外加一瓶口子窖。 -
 
 
“ 好雪 ! ” 白脸的汉子呷了一口酒, 朗声说道 -
 
-
 
“ 恩 ! 这雪正好掩盖了它的踪迹 ! ” 红脸汉子沉声说道, 仿佛怕有人听了去 -
 
-
 
“  我那断肠五浮散就还没失手过 !” -
 
-
 
“ 那个倒是,  涛兄的功力那可是今非昔比了 ! ” 红脸汉子面带敬意 -
 
-
 
“ 他来了 ! ” 白脸汉子压底声音说道 -
 
-
 
“ 谁 ! ” 红脸汉子身形坐起, 好似已作运功状 -
 
-
 
“ 他 ! ” 白脸汉子 冲店门口努努嘴 -
 
 
    只见此刻在店门口的雪地上, 一条目光炯炯的汉子半蹲在地上, 一条毡帽压在前额, 他此时正用眼梢往他们这边瞟着。 -
 
 
“ 好酒 ! ” 红/白脸两条汉子在郎声大笑中轻移脚步, 快步走出酒馆,同时一起回头又瞟了一眼那蹲在地上的那人。 只见那人濯地起身, 奔向方才 那张桌子, 就着那没喝完的酒, 有滋有味地吃了起来。他脚上的一只鞋已经破烂,身上穿一件不那么合体的旧咖啡色羽绒衣, 用一条麻绳捆在腰间。 红白汉子看到后, 相视愕然 ! -
 
 
    这并不是武狭中的场景 , 而是春节前在城西郊真实发生的一幕 。 这条汉子就是爱雪的老公 ! 一个破落的赌徒。 -
 
 
    爱雪绝对是个要强和干净的姑娘, 两岁的时侯亲娘就死了, 父亲是个七邺子货, 整天不沾家的。 是爷爷和奶奶把她拉扯大, 高中毕业的那年, 爷爷也去世了。 她很快经人介绍进了一纺织厂做合同工, 也许是生性聪颖, 她在厂里很惹人喜爱。 两年后, 也是经人介绍, 认识了厂里做销售的 小段, 小伙子一表人材, 工种又好, 唯一一点, 爱雪就是觉得他学历太低了点-------- 初中没毕业。 -
 
 
    他们的小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结婚后住进了工厂宿舍, 虽然小了点, 但爱雪天生就是会过日子的那种女人,把个小家整得也很有家的味道。 她心里多少年来第一次感到总算舒了口长气。一年后, 他们的儿子出生了。 -
 
 
    可是好景不长。 小段有个很坏的毛病, 就是爱赌。曾经有一晚和人玩麻将,把刚买的一部轻骑都押了去。 爱雪对此恨到牙根直痒。但是, 他没有改过的欲望。 终于有一天, 厂保卫科和派出所的人来了一大堆,把她家里翻了个底朝天。 小段因为嗜赌欠了钱, 将他自己经手的业务款截留当赌资,涉脏款十五万, 榔铛入狱, 小两口自此失去了工作,还欠了一身债。两年后, 男人坐牢提前释放了,但人也废了,成天好酒好赌,不务正业。冬雪夜的一个晚上喝醉倒在马路边,给车压了。后来虽然保住了命,但一条腿自此跛了。更为不幸的是, 她儿子满五岁的时侯证实患上了脑瘫,四处求医均不得治,医生说也许一辈子他都得卧床的了。爱雪彻底的崩溃了。儿子就是好强的她的所有希望,可现在全破碎了。 -
 
 
    转眼今年的除夕就到了。男人一早摸到市郊大菜市场,那里平时都会有一些买卖家不要的剩菜什么的,拉回去给养猪的农家还能挣几个钱。当他看到掉在地上一大块沾了泥土的梢水肉就随手把它捡起来塞进了板车上的烂菜下面。 但还是被人发现了。 你敢偷肉 ?! 档主是两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轮起拳头就狠狠地打了他一顿,其中一个翻出那块肉, 在下水道里沾了沾脏水,扔回他车上, 一边骂骂咧咧地说: 送你啦, 拿回去塞你那口子 ! 这周遭人人都知道瘸子段家里还有个靓老`婆呢 ! -
 
 
    爱雪看着男人被打得发青的脸,知道了这一切。要过年了,挤在租来的一间破瓦房里,家徒四壁,床上还躺着傻了的儿子。 她再也不说话,默默离开了家,来到市场旁的打金铺,掏出了一直贴身挂在胸前的护身符,那是奶奶很久以前给的一个金坠子。一千元 ! 档主说给得够高的啦! 她买了几斤上肉, 卤好的鸭子等, 没忘记一条鱼。这些平时都是吃不到的,这次就吃个够吧! 最后, 她从地摊上 买了十包毒鼠强 !-
 

共青团中央白小姐中特玄机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白小姐中特玄机   |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  客服电话:010-3265684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