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实验室1200-90.jpg

我一直在等待那道光线,即便风雨安如山

发布时间:2017-04-13 11:46|点击量:

我一直在等待那道光线,即便风雨安如山
 
 
  我一直在等待那一道光线,即便风雨安如山。
 
 
  这是小暧的话,我倒觉得是比较适合说我。没错,七年,我一直是在等待那道光线。
 
 
  在这个世上,大约也只有那么三个人,能用中文“统一”作为他的产品品牌,以及公司商号。一个是台湾统一企业的老板高清愿。一个是北京统一石化的霍振祥。第三个就是统一光电的我。
 
 
  这个可不是吹牛。我们三人所在的行业,都是一等一的大行业,市场规模动辄就是千亿数量级,单位还是美金的。比如,统一面、统一鲜橙多的食品行业,很大。统一润滑油的石化行业,也很大。以后的中国,人手一车,那是多少车啊?统一光电的照明行业,同样很大。你家里的电灯、你上楼的手电筒、你手机里面的发光二极管、你开的车子的大灯、扬幂演唱会的舞台照明灯……都是。
 
 
  在如今浮燥的社会里,每天都有万千人、想尽千方百计地出人头地。包包与阿紫公开宣扬少年被人包的荣耀;人大裸模女说再生也要裸着上大学;陈冠希不惜制造艳照门……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出名。
 
 
  若论一流的人气作家排名来说,小四与韩寒无疑是位列前三。娱乐圈的美女中,林志玲当可进三甲。13亿人里面,甭说是在某一品项中闯进前三名了,就是前几千名的话你也能赚到大钱。这就如同我头顶上的天空,看上去的那些云朵相距不远,可如果按比例尺放大到地面,肯定是一个广东、一个福建。这个世界上,有的是距离,哪怕你脱得精光……
 
 
  在统一的品项里,我亦进前三甲。这就是我的那道光线。一直也不想做个平凡的人,哪怕去死。我不要平凡。
 
 
  如今,我已不平凡。
 
 
  1
 
 
  摇着,摇着就变了,杯子里的红酒。以及,我对你的爱。统一。
 
 
  摇着摇着就变了,蓦地青春就过了。如今的年月,作家能能值几个钱?卖一本书,挣两块钱,和大街上卖红薯的大娘差不多。一直觉得以每毛或每元作为所挣钱的单位的职业,是行尸走肉般的。可很多人却以此为生,永远也离不开。还好,我不是。从来都是能挣能花型的,哪怕现在我还不富裕。
 
 
  不是没有女人与婚姻,只是还没遇上对的人与对的婚姻。何况曾经的围城,让我深感现今单身的珍贵,所以我宁愿单身。一直想着,我应积蓄所有的美好,然后让将来的她对我从一而终。从一而终的女子向来都是男人的至爱。男人通常都是暗恋贤淑的女子,而畏惧命妇。至少我是。
 
 
  很久以来,都纠结于过那句很有名的诗篇、“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我就想不通,他为何会说“圣贤都寂寞”的呢?还有,为何“只有饮者才能留其名”的呢??我想,我曾经也是很能喝酒啊……
 
 
  后来,我终于弄弄明白了。想起来真是汗。
 
 
  2
 
 
  上海。
 
 
  上海是我的福地,因为曾经的初恋女友是在那里走丢。
 
 
  其实,我后来发觉,我总是希望自己的女友能减肥,也全是因为她。读大学的那个时候,每年的寒暑假,都要于上海、坐数次火车,去来于广州。有一年的夏天,我发觉原先有1米65、120斤的肥妞,仅仅于我的一个学期那样的时间段里,变成了90斤的窈眺骨感女。也就是在那样的一个夏天,她永远的走丢。
 
 
  还是喜欢上海。尽管那里是个、按照某些上海本地DJ所说的、混不下去就变成球、离开上海的难混的地方。记得曾几何时,无数次地就于上海迷人的夜色下,向着某些人,指着外面的世界说,跟着我吧,一道在上海滩打拚天下。他们中有我的初恋女友,有我大学的同窗好友,有我做职业经理人时代的部下。不过,后来,他们一个也都没有跟我走。那就是在上海。
 
 
  不过我还是喜爱上海。
 
 
  爸爸对对我最大的期望,就是我能在上海蒲东开一间公司。十年了,如今他还在渴望,尽管他已很老。其实,也就是在七年前,我确实是在上海开了一间公司。不过,倒闭了……
 
 
  谁不爱江南。除了我之外。
 
 
  3
 
 
  南京。南京。
 
 
  记得当年,我爱秦淮……玄武路、大明宫,呼儿将出换美酒。
 
 
  那一年的清明,我带着马子去南京见马志平,他请我吃长江里的刀鱼。一年里,也只有这个时间段的刀鱼能吃,鱼骨是软的,可以说没有骨。过了清明,这鱼就不能吃了,因为浑身是刺。其实做人就是要做浑身是刺的人,不然就给人吃了。
 
 
  马是科健江苏总代理,我是安徽总代理。马说,你跟我干吧,做我的下家还好过给科健打工。我心想,怎么能做你的下家呢?说什么咱也是一省级总代理。不过很快我就发现我错了。马在三年后成了熊猫公司的老总。那时,马身边坐着的科健南京区域经理却只顾盯着我马子问、你有没有十八岁?早该知道,跟着这路人干活,是没出路的。后来科健果然倒闭。
 
 
  最后一次南京带给我的,是一片炎炎的夏。来往于下关与蒲口之间,就只有那趟老渡轮。等船来与坐船中的时间里,我却多了几分静,能思考一些比较远的问题。
 
 
  那一年南京的热,没完没了。住的地方没有空调,天天晚上感觉自己都在下雨。有一晚的半夜忽然醒了,原因是厨房里的灯自己亮了。起身,关灯,倒头继续睡觉。第二天醒来才觉得后怕……我逃离了南京。带着我的统一照明。
 
 
  记的当年、记得当年。当年是毒药,当年是青涩的酒。当年,你是夜里的一场雪……
 
 
  你是不是,正当年?如果是,趁现在年少如花……
 
 
  南京的最震撼,就是黄昏下的一场雪里、马路边迎风挺立、身披军黄色大衣的不怕冷的女孩。她高挑,大方。她妙龄,让人可以静静地观赏。
 
 
  每当迎风挺立在那湖面上的高墙前祈祷,我都会叉开双腿肃立,然后再双手合十;每当在那遮天的梧桐树下静静地观赏,犹如茕思回肠;每当,心里吟颂起这样的诗篇,我都会想起她那旧时的模样,像浑身灌进了鸡血般,泪流满面。
 
 
  
  4
 
 
  忽然超想吃合肥芜湖路上的臭豆腐。想着能带你一起去吃。
 
 
  合肥也有醉人的夜色,还有芜湖路上夜里大排档里的龙虾、啤酒,宿州路上的鸭血粉丝。当然也少不了火锅的蜀王,夏里巴人的香辣蟹。不过,金安徽的夜场里,更有许多吸了粉的年轻姑娘,让我可以时常一个人坐在黑暗的台下,寂静地观赏。
 
 
  在张爱玲身上所流过的血里,有一半也是来自于这里。合肥没有流星雨,带你去吃臭豆腐。合肥人说话口音与南京有点像,满口滋吱地。合肥的土渍(老母鸡)……
 
 
  能在不长的时间里,在那么多的地方生活过,自己也颇为之自豪。
 
 
  5
 
 
  我一直在寻找四维时空下的那道裂缝,以便击出闪电。
 
 
  今天领证了。比起七年前的上海一统科技照明,我可以明正言顺地用“统一光电”作为我的商号了。那个时候我正力战两大高手,统一方便面和统一润滑油都恨不得掐死我。我还是顽固成长。幸福往往最后属于固执的人。可个中酸辛,也只有我懂。如今,我得着。
 
 
 
  曾经的上海浏翔路818号的我的上海一统科技,今天也拿来晒晒。
 
 
 
  今天领证的那一刻,我忽然发现,七年前我的上海一统的成立日期,刚好与七年后我的统一光电的成立日期、是一模一样,都是3月29号!这让我大吃一惊。你看,冥冥之中,似有天意!
 
 
  愿慈悲的上苍、能赐与我运气和力量,我可是个勤劳加善良的人儿!
 
 
  骏马,开拔。
 
 
  我一直在等待那一道光线,即便风雨安如山。  
 

共青团中央白小姐中特玄机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白小姐中特玄机   |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  客服电话:010-3265684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