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实验室1200-90.jpg

我想给海子买一所房子

发布时间:2017-04-13 11:47|点击量:

 
  海子说,我想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其实海子到死也没能有一套那样的房子,面海的海景房子。别说是那个时候的海子,就是现在的我们,要想有一座临海的房子,也是相当的难。我一直都有一个梦,梦想着有一天能有一
 
座临海的房子,我能在那样的属于自己的房子里,带上自己的妞写作。这是若干年来我自己的理想,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海子,还有他的房子。也就是在去年的某个时候吧,看到了一个武
 
汉小女生的高考零分作文,才知道那是海子的一首诗。
 
 
  宽大海景房现在我依然没有,什么春暖,什么花开,全是浮云。
 
 
  然而我并不是没有房子。
 
 
  大约十年前,我买下了第一所属于我自己的房子。123平,三室两厅,二手的。记得那个时候,在我所在的这座城市还没有很多的电梯楼盘,我买的这套,是在这栋总高八层的多层楼房的
 
四楼,一梯三户。买房子讲究门朝南,我这套是座东北朝西南,也算是和朝南沾边吧。
 
 
  房子的原主人是一个开酒店的老板。四年前他买下这套房时,用了21万,卖给我时是14万,因他急钱用。
 
 
  房子他并没有住过的,所以当我收楼时,相当于是新的。那个时候的我,少年得志,开有一间小型加工厂,专门给香港、台湾的工厂做纸箱,小日过得特小资。于是我是大兴土木,精心
 
装修我的房子。大厅里我用的是中国红的大理石做地板,墙面是涂的立帮丝质墙漆,粉色的,房间地板我选的是产自老家的山毛榉实木地板,吊顶天花,主人房的卫生间,书房,应有尽有。
 
整个装璜工程花去我九万元。
 
 
  2
 
 
  都说风水、风水,以前我还不信,后来我却觉得很灵。
 
 
  我自打住进这所房子,工厂的生意就一年不如一年了。广东人讲究“一居、二命、三风水”,可见他们对于房子的重视。房子住得不好,生意自然不好,还会心情不好、身体不好、家人
 
不好……诸如此般,好象所有的房子都必须得是修的朝南,再有紫气东来似的。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一个楼盘里的最好风水的房子,通常是买不到的。售楼部的小姐总是很卖力的跟你推销的楼盘,通常是最差的;楼盘里的广告中、条幅里所标示的低价房,等你急急
 
忙忙赶过去问的时候,不是没有了,就是卖光啦,要不就是主人房没有窗户的那种。
 
 
  一套房子里,有一间卧室没有窗户的,我们这边管它叫“黑房”。开发商的广告里卖的限价房大都是此类。
 
 
  我买的第一套房子,可谓是“座北朝南”,所说偏了那么一点,可也是窗明几净,风水也不至于怎么差。可是事实证明,那套房的风水就是那么差。买下第一套房子的两年后,生意场上
 
的一个客户欠我货款八万元没钱给,于是顶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给我,89平,顶楼的。这是我平生买的第二套房子吧,只是由于当时开发商没有办妥确权书,这房子只能是合同过户,没的办
 
房产证。
 
 
  一居、二命、三风水。一年后,卖房给我的老板,因病死了。两年后,我的工厂因为订单不足转给他人了。七年后,我和前妻离婚了。我买下的两套房产,都送前妻了。
 
 
  3
 
 
  我又成了没房一族。
 
 
  不过,我的命水真的很好。三年前,我开了房地产中介,在助他人买卖房子的同时,我也开时炒房。炒着炒着,我就发觉我拿来炒的房子就属于我自己的了。我很快又有了属于自己的房
 
子。
 
 
  那可真是一个疯狂的年代,我们这里的楼价一个月每平净涨五六百元,最多的一个月份,竟然一口气上涨了一千元。涨、涨、涨,莫名其妙地涨。我发现由于房价疯涨,卖者如云,买者
 
亦如云,许多房东并不知道房价是涨了有那么多。炒楼关键是要有模糊空间。于是,那个时候我就经常能接到价位很低的盘。每每遇到这样的好事,我就先统统买下,然后到公证处开好公证
 
书,先不急着过户,我开始放高价来炒。几个来回,我就炒来了属于自己的房子。一套、两套、三套……虽说有几套是不过三十平的小型公寓,但麻雀虽小,五脏具全。有产权证,就能迁户
 
口,争学区内的学位,还可以升值。
 
 
  我真是赶上了一个好时代。
 
 
  4
 
 
  可海子没有。
 
 
  海子生前,他写的诗一首也没有被发表过。反而每当他有新诗,就会自己仔细地打印出来,然后寄给各地的好友看。后来,有不少次,他发现,他的诗居然在某杂志上发表了,可是作者
 
却并不是他。他永远也不会拥有自己的房子、车子,因为,他没有票子。
 
 
  死亡是我们各自人生的最后一步,谁都无法逾越。所以,你一定得清楚这个道理。在这一点上,上天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约翰。顿说过:无论是谁死了,我都觉得是我自己的一部分在死亡。因为我包含在“人类”这个范畴里。因此,每当我听见死亡的丧钟,我从不问那是为谁而鸣。它为我,也为你。
 
 
  丧钟为谁而鸣?每当我思索这样的问题,我就想到了海子。
 
 
  我们买到的房子,其实并不属于自己。我们国家的每一寸土地,都是公有制的。说白了,这也就意味着,我们买的物业,七十年以后,就又是公有的了。
 
 
  没有土地就没有自由。由于我们每个人都不可能拥有自己的领地,我们就无所谓自由。
 
 
  我们每个人生来也许不能是自由的,那么,死得能够是自由的吧?
 
 
  当我们死后,我们就需要一座真正属于我们的房子,一座永远属于我们的房子。
 
 
  每当我思量死亡这样沉重的话题的时候,我的脑海中就每每浮现出一座座那样的房子。它可以是小小的,也可以是华丽的,它可以是在临风的山坡上,也可以是在面海的沙滩上,可以在
 
高原,亦可以在大漠,总之不管它是哪里,它只属于我们自己,不受他人打扰,永远。
 
 
  这样的一所所房子,才使我们体量到自由的珍贵,它就如我们头顶灿烂的星空,它就如我们心中的道德法度,我们越是经常越是执着地思索它们,我们心中就越是充满永远新鲜、有增无
 
已的赞叹和敬畏。
  
  我想给海子买一所房子。一所可以让他长眠的房子。然后我会在房门前竖下一座碑,碑上写着:一个真正的诗人长眠于此。
 

共青团中央白小姐中特玄机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白小姐中特玄机   |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  客服电话:010-3265684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