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实验室1200-90.jpg

她们的命运显然是其她人所无法复制的

发布时间:2017-04-13 12:29|点击量:

她们的命运显然是其她人所无法复制的
 
 
  南京就是曾经的六朝古都。在总统府里曾经住过三朝皇上。他们是洪秀权、孙中山、蒋介石。
 
 
 
  在南京的第二天,卓杨的行程就是一大早冒着很大的太阳,参观总统府。卓杨已经是第二次来了,N 年前的一个下午,曾经与一位友人一起来过的,那个时候,好像没有见到过那么多的旅
 
行团。
 
 
 
  其实总统府里也并没有什么好看的,到处所摆设的,大部分都是赝品了。据说蒋介石的总统办公室里,除了那盏法国造的吊灯,其他的全是后来的复制品了。这不能不让人感到悲哀。中国
 
人喜欢否定,更喜欢推倒了重来,一切都以当代的为中心。
 
 
 
  靠近总统府的太平南路上,卓杨看到了一位很漂亮的姑娘,走在梧桐树荫的街上,带着随身听,一个人,不经意地走着,靓到让人心疼。皮肤白里透着晶莹,不像北方女孩那样的雪白,而
 
是一种细嫩到几乎以为透明的白,白到看上去有点黑了。漂亮女孩在南京并不鲜见,而是成群的,在公车上,在马路边,随处可见的。
 
 
 
  带墨镜真好,卓杨心想,带墨镜最大的好处,就是你在欣赏美女那阵,而她却浑然不知。其实,看上去的效果与平时并无两样,除了有点泛黑以外…… 
 
  
 
  总之,卓杨觉得,反正总统府里摆放的那些东东,看上去死气沉沉,就是没有大街上的妞儿好看。因为,妞儿是真实的;而那些,是假像。
 
 
 
 
 
2
 
 
 
  我们一天天努力究竟想靠近什么,我们该厌倦什么,该珍惜什么,我们的手掌伸出来,想要抚摸什么?
 
 
 
  卓杨记得有一位让他十分景仰的 MM ,曾经在博客里如是问道。那个时候,他不加思索地给她留言道:想靠近钱、该厌倦没有钱、该珍惜用钱也买不来的第一次、手掌伸出来是想抚摸自己
 
现在还不能够有、将来要用许多钱买来的东西。 
 
 
 
  难道不是吗?我们离不开钱。没有钱,我们是做不了任何事情的。但是财富却不是轻易能随我们的意志而转移的。说白了,钱这玩意,是不能够说有就有的。富贵由命,生死在天。天上说
 
不定哪天真能掉下来个林妹妹,但却很难在你面钱掉下来一打钱。
 
 
 
  住在总统府的宋氏两姐妹,命运就是出了奇的好。孙中山的宋庆龄、蒋介石的宋美龄,其富贵的命运,在中国历史上也是鲜见的。
 
 
 
  可是,她们的命运显然是其她人所无法复制的。 
 
 
 
 
 
3
 
 
 
  脚下的路,总是靠自己走出来的,不要随便拷贝别人,否则,看上去只能是赝品。
 
 
 
  在网路上,卓杨就经常看到随意加精心拷贝她人的人。也许是基于想解闷,也许是因为现实不可以,于是在网路上就借壳上市,还要装出个国色天香出来。人们往往都是因为贪婪的欲念,
 
而失去了纯真。而网路的模糊空间大,正好可以纵容意念的贪婪,反正在那里干干骗人装纯的勾当,又不会冒烟。
 
 
 
  于是,他开始远离网络。其实他只是远离网络里面、那些虚拟的人。因为,在卓杨看起来,他们都是在现实里无耐,而在虚拟里贪婪。
 
 
 
  贪婪。贪婪没有出口。
 
 
 
  唉!网络…… 唉 …… 网络!
 
 
 
  呵呵,现实里无耐,而在虚拟里贪婪。想到此处,卓杨摇摇头,轻轻地笑了。那是一种会心的笑。笑得那么舒畅,以至于没有了一丝儿嘲弄。卓杨心想,如果哪天有人十分认真地给你说、
 
她(他)的男(女)朋友来自于网上,而他们还没有见过面,那真是蛮滑稽的一件事情吧?唉,有谁,有谁又能理解那些“伟大的爱情”的捏?还是去当自己的那根葱吧!
 
 
 
  丑陋的人性。
 
 
 
 
 
4
 
 
 
  中午是在一间小馆子里吃的饭。
 
 
 
  馆子虽小,但餐桌上的台布还是蛮雪白的,还覆盖着一层薄薄的塑料薄膜,看上去很是卫生。盐水鸭是必点的菜,还有雪菜肉丝,爆炒香干,加上鸭血粉丝。南京菜有北方菜的口味,微辣
 
,不放太多的糖,不象上海的菜,甜到让人发腻。
 
 
 
  去爬中山陵的时候,已是下午。没有风,天气是十分的热。那些山上的松树也在这个燥热的夏天,上面覆盖满灰尘,看上去又白又干。就如同我们当今的社会那样。也许,秋雨来临的时候
 
,会将灰尘洗刷个干净,远远现出那些青翠的山峦吧。
 
 
 
  在那样的山上,也许会让人想到了死。
 
 
 
  人终归是要老去的,就像落花与流水那般。卓杨想起 L 曾经说过,在亲情上,她不是主角;在友情上,她亦不是主角;在爱情上,她又不是主角。但卓杨对此却不屑一顾。做什么主角?都
 
是假的。
 
 
 
  死的时候能够做主角,才值得我们青睐的吧?
 
 
 
  死,其实就是另一场美好。
 
 
 
 
 
5
 
 
 
  卓杨买好了晚上南京到上海的三张火车票,全程高铁,73分钟到上海。晚饭就近在大娘水饺店里吃的。
 
 
 
  玄武湖面尽头黑黝黝的明城墙,象是正在对着夕阳窃窃丝语。远处是那些高大的摩天大楼,它们呈现出的灰蒙蒙的身影,没有一丝儿生气,就象是来自于两个不同的星球。这座燥杂的城市
 
在炎热里经受炙烤,俨然已经失去了秦淮古韵。
 
 
 
  就在那个时候,看着窗外匆匆的人流,迷乱的眼神,卓杨在心里忽然泛起了一丝莫名的伤感,但转瞬就消失不见了。
 
 
 
  卓杨心里清楚,H 每次都是对他甘心的付出的,即使分开以后。其实 H 是真心爱他、真心对他好的。至少,在 H 身上,他看不到丝毫贪婪。
 
 
 
  走着走着就散了,回忆都淡了,
 
 
  看着看着就倦了,星光也暗了;
 
 
  听着听着就厌了,开始埋怨了,
 
 
  回头发现你不见了,突然我乱了。
 
 

共青团中央白小姐中特玄机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白小姐中特玄机   |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  客服电话:010-3265684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