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实验室1200-90.jpg

即使是在名前冠一金字,也改变不了那千古以来的宿命

发布时间:2017-04-13 12:30|点击量:

 
  许多人并不知道金陵就是南京。
 
 
 
  那天,靖琪坐在卓扬的对面,问金陵是哪里的那阵儿,卓杨扑哧笑了起来。亏你还是大四的师范生,还说去考研!觉得很久没有这么开怀了吧?也许,是金陵快到了。
 
 
 
  大抵城市叫“陵”是不好的。陵即坟墓,路人皆知。所以,即使是在名前冠一金字,也改变不了那千古以来的宿命。南京也叫“石头城”。虽然贵为“六朝古都”,但南京史上的两个短命
 
王朝,尤其让人心惊。心惊它那城市别名里的那个“陵”字。太平天国最后定都南京,很快被湘军屠城。民国也定都南京,遭鬼子屠城。明朝多亏后来把都城迁北京了,要不然,也早被灭了
 
 
 
 
                  图片
 
                                                                         从渡轮上看南京长江大桥
 
 
 
  17号下午到的南京,阳光可是不一般的好,但全无盛夏的那种霸道。那天的午后是没有40度的。火炉的影子不见了,或许是因为卓杨的到来吧。
 
 
 
  住的酒店就是中央门的那家Motel。酒店的自助早餐还是蛮不错的,有最爱吃的稀饭,南方叫“白粥”,馒头也蛮好吃的,加上开胃的小菜,那个舒服哇…… 其实也是有果汁、牛奶和煎包
 
的,但通常不爱吃。果汁有防腐蚀剂,牛奶有三聚氰氨,煎包的肉採购来的难保新鲜……
 
 
 
  从下关中山码头轮渡蒲口的时候,江水涨得满满的。今年上游的来水是超级丰沛的。只是大家伙荷包里的水儿并不如今年各地的大水,那么多。这不,房价被喊打,要降了,妈的,我的那
 
点房地产也即将缩水了,卓杨不由得恶狠狠地暗骂,看着满大江的流水,真有点儿落花流水的味道。
 
 
 
  其实,房价本就应当是让大部分人买不起的才对。长年从事这行的卓杨是深黯此道的。若是人人都买得起房的时候,恐怕就是提前进入共产主义了,或是这个世界非崩溃的不可了。市场的
 
规律,当然是不可以违抗的。
 
 
 
  N年的某天,卓杨记得自己也是在南京蒲口,那天看新闻,才听说陈逸飞在南京蒲口导演《理发师》的时候,突发胃病死了。死得蛮蹊跷的,当时桌杨就觉得奇怪,都什么年月了,胃病也能
 
急死人了?要不就是有啥死因由于不方便被隐瞒了。唉,这样吝啬的才子,死了也不足惜啊。
 
 
 
“你还记得南京的那些梧桐树吗?”
 
 
 
“记得。茂盛的是太平南路的那一块。”
 
 
 
“再过几个月,就会到处是飞絮了。”
 
 
 
“我还是喜欢梧桐树下像它那样的笔直的大道。” 
 
 
 
  穿过夕阳下的蒲口老火车站那座落满灰尘的大楼、右边的一条小胡同,就能看到一条种着梧桐树的老街。胡同里有几只老鸡,不知是谁家的。老街已经鲜有车辆经过了,每当码头有船来的
 
那阵,老街上才多有行人走动。老街显得昏昏欲睡,周遭环境的关系,空气也是好污浊。
 
 
 
  老道口旁边,有一家人在路边摆摊卖小煎包,记得那年也是在的。一元钱四个。卓杨习惯性地从牛仔裤的口袋里,摸出钱包,买了三元钱的。卖包的妇人有对慈善的眼,与那年的也没有两
 
样,仿佛岁月在她的脸上从来也没有来过那样。其实南京的女人还算是精致的,有南方女人身上与生俱来的神韵。男人倒有些瘌溻,身上有着盛夏的汗臭,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蒲口是鲜见年轻人影子的一个老社区,大抵都是跑去了江南揾食,只留下些老弱病残,在夏日的暖烘烘的残阳下,苟息延喘。
 
 
 
  要想遇见美女,还得去江南。
 
 
 
  记得某年的那个冬天,飘雪的梧桐大道旁,见到的那个穿着米黄色半大衣的女孩。仿佛那是南京经久不变的街景,那样的美好,亦如那样的女孩吧。
 
 
 
  虎踞龙盘的金陵今年并没有怎么变。除了多了一些高楼、少了一些古迹以外……我们的后代以后兴许是要炸掉那些冰冷的钢筋混凝土建筑的,但却再也找不回以前的雕梁画栋了。
 
 
 
  今天,在金色的晚霞映照下,是金陵不变的夏。
 
 

共青团中央白小姐中特玄机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白小姐中特玄机   |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  客服电话:010-326568455
×